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暨阳社区 暨阳网 综合 资讯 查看内容

江阴被虐男婴:慈善机构争取抚养权困难重重

查看: 7103 |来自: 澎湃新闻网


2016年8月9日,在常州市儿童医院接受治疗的男婴亮亮。  现代快报资料图

        1个月前,曾报道《江苏3个月大男婴现多处骨折:疑遭虐待,父母或精神异常》,男婴亮亮的遭遇牵动了不少人的心。当时有一群志愿者和慈善机构,立刻行动起来,把亮亮从常州市儿童医院接到了医疗条件更好的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进行进一步治疗。

        近日,记者从医院方面了解到,这名已经近4个月大的男婴身体情况已经稳定,预计这一两周就能出院。

        然而,出院后,亮亮该何去何从?他的父母(疑似有精神异常)有能力抚养亮亮吗?亮亮的抚养权又会在谁那?……这些问题都是横亘在中华儿慈会9958项目和一帮救治亮亮的志愿者面前的难题,“好不容易把孩子救了,我们又怎能看着他回到可能再次被虐待的家?”

        9月6日,记者向受伤男婴居住地、江苏省江阴市警方获悉,亮亮的父母已经回到家中,目前正在进行精神疾病的司法鉴定,估计1个多月后鉴定结果才能出炉。

        “抚养权的归属尚不能确定。”亮亮户口所在地、江阴市利港镇临港街道办事处民政科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由于亮亮父母的精神鉴定尚无结果,相关的司法程序还未走完,因此目前不能贸然下结论说“抚养权在谁”。

        该民政工作人员也提到,虽然很理解和感谢慈善机构和志愿者的善举,但是“也不能随随便便就把孩子领养了,还是需要办理相关手续的。”

        慈善机构很着急,能否尽早拿到抚养权?

        “我们怎么能放心让亮亮回老家?”志愿者付晓说,当初亮亮身上的伤触目惊心,作为亲生父母,他们当初竟能如此狠心下手虐待孩子,“若是再送回去,这让我们如何放心得下?”

        因此,中华儿慈会9958项目上海负责人张晓燕对记者表示,希望能早日拿到亮亮的抚养权,他们已经替亮亮募集到19万元善款,并安排了合适的慈善寄养机构。

        据她介绍,亮亮转到该寄养机构后,工作人员会每2~3个月给孩子做一次定期复查。“这个助养机构可以提供比他家里好太多的条件,无论基本的安全、衣食住行、医疗条件、还是关爱。我们志愿者也可以经常去看他给他送钱送东西。”

        “现在就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抚养权)了。”志愿者付晓说。此前,志愿者们曾和当地政府和相关部门了解过亮亮的抚养权归属问题,“可是他们没有一个明确的表态。”

        然而,现实的急迫让志愿者们感到不能再拖——这一两周亮亮就要出院。“所以我们也就等不及了,想赶快得到答复,好安排亮亮的未来。”


亮亮的父母。资料图

        民政部门:得等父母的司法精神病鉴定结果

        9月6日,记者从亮亮居住地、江苏省江阴市警方获悉,亮亮的父母已经回到家中,目前正在进行司法精神病鉴定,估计1个多月后才能出具鉴定结果。

        “因此,抚养权的归属尚不能确定,”江阴利港镇临港街道办事处民政科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由于亮亮父母的精神鉴定结果还不知道,相关的司法程序还未走完,因此 目前不能贸然下结论说“抚养权在谁”,他虽然理解和感谢慈善机构的善举,但是“也不能随随便便就把孩子领养了,还是需要办理相关手续的。”

        至于亮亮出院后的这段过渡期,该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会把孩子送到爷爷那儿,不过考虑到爷爷的实际情况,“我们白天会有爱心妈妈去照顾亮亮,街坊领居也会帮忙,爷爷就是晚上照顾亮亮。”

        这位民政工作人员还提到,孩子的父亲几年前做过精神鉴定,是智障3级,通俗来讲,就是比普通人差点,但比精神病患好点儿;亮亮的妈妈的户口由于不在他们辖区,因此之前没做过鉴定。

        江阴市民政局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也表示,等到司法鉴定结果出来,看看其父母是否具有精神病。如果父母不要抚养权了,不能抚养了,还需要法院来决定亮亮是由爷爷来抚养还是其他亲属等。

        律师:爷爷也有监护权

        “从法律上来说,孩子的抚养权先要考虑父母。”江苏苏商律师事务所主任庞娟律师告诉澎湃新闻,如果父母双方的情况确实不能抚养孩子,则优先考虑他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从近亲属中找有抚养意愿的人。慈善机构若要抚养孩子,得争取这些近亲属的同意。

        由于目前无法确定亮亮的父母是否具有精神病,庞娟表示,首先还是要等精神鉴定结果,如果确定了亮亮的父母无抚养能力、行为能力,那么,就要去法院重新指定监护人,才会谈到下一步。

        庞娟表示,慈善机构抚养孩子要经过严格的程序。亮亮的爷爷、外公外婆有监护责任,“如果他们的确没有抚养能力,又愿意为了孩子考虑,可以把孩子送养给有抚养能力的人或机构。但这需要办理相关手续。”

        “我就是想抚养,也没有能力了。”亮亮的爷爷、63岁的孙福龙对记者表示,自己身体不好,有高血压、中风等病。作为村里的保洁员,每天还要收村里的垃圾,早出晚归。“万一我哪天不在了,亮亮又怎么办?”

责编: melo